足改方案收效解决一大障碍 09年龄段能看到希望了

足改方案收效解决一大障碍 09年龄段能看到希望了
2020年12月22日 16:32 国内足球综合

  稿件来源:足球报

  忧思中,希望其实同样开始孕育。上期,本报推出了《2020中国足球青训忧思篇》,对中国足球缺席的功利化、高质量比赛过少、政策众多重视和落实却力有不逮等现象进行了解读。本期的《希望篇》,我们将从2009年龄段选材面(本文)、青训技战术特点(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见)、越来越被重视的文化课教学(本期推送四条)三个层面,认识国内青训的新气象……

  记者陈永报道 12月14日晚,广东梅州五华。在超华-客家杯进行的同时,同在横陂足球小镇集训的星辉青训学院U11队和梅州客家U11队进行了一场教学赛,孩子们表现出了很不错的技术功底和很好的精神状态。

  记者后来才了解到,双方派出的并非一队,星辉青训学院派出的是他们的U11B队,其中三节比赛分别是由U11B队、U11试训队员和U10/U9的混合年龄段球员,而梅州客家派出的则是他们的U10队,即2010年龄段的小球员,这支球队在之前参加由鲁能、恒大、绿城、富力组织的足校联盟杯时,曾经获得第三名。

  也就是说,这场比赛的双方并不是各自2009年龄段“最精锐部队”参赛的,很多球员其实都是2010和2011年龄段的,但小球员娴熟的技术,还是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为什么会特别关注2009年龄段?因为在去年年底,马明宇曾经提出一个观点:“从2009年龄段开始,国内青训球员的整体水平就很高了,能让人看到希望了。”马明宇在2003年退役之后就开始从事青训,培养了众多弟子,比如李源一就是他的弟子之一,至今,马明宇仍旧在从事青训,就在一个多月前,成都媒体还报道了马明宇带着“10后孩子”进行训练,这种始终没有放弃青训、青训经验多达18年的退役国家队球员,说的话自然是有可信度的。

  在梅州的几天采访中,记者就此话题和多位足球教练进行了沟通,他们的看法和马明宇的观点基本一致。

  崔红宇,星辉青训学院教练,主要负责星辉2005年龄段,曾经是专业球员的他在1994年职业联赛元年便开始从事青少年足球教学,曾经在广州太阳神、鲁能足校、天津泰达、长春亚泰等足校和俱乐部青训效力,至今有接近30年的青训经验。

  崔宏宇告诉记者:“这些年几乎每个年龄段都接触过,2009年龄段的孩子确实给人很好的感觉。和此前的孩子相比,他们的技术动作更娴熟,基本功更扎实。我们2009年龄段的球队也和全国其他的同年龄段阶段打了一些比赛,能够感觉到,现在国内这个年龄段的整体上要更好一些。”

  胡兆军,“超白金一代”的代表性球员,2018年年底退役,2019年中期加盟星辉青训学院。对于胡兆军而言,从他这批1981一代到2009一代,相隔28年,但他又都是亲历者。“其实沈导带2001年龄段的时候,我就跟着沈导一起了。当时第一期是在鲁能足校集训,客观来讲,那时候2001年龄段的球员已经16岁多了,但技术能力确实普遍让人头疼,很多连做简单的技术动作都经常失误,而我16岁的时候都已经打上成年队了,不过,今年我也注意到不少01年龄段的孩子也打上了中甲、中乙,国青队也打了中乙,成长很快,也很为他们感到欣慰。”

  “其实这几年中国足球的青训一直在提升,每个年龄段都比以前好一些,03、04年龄段我还没有接触过,所以当时感觉是中国足球从2005年龄段之后就开始好了,因为他们从事足球训练,恰恰是《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发布之后,政府重视,社会热心,师资力量也上来了。2007年龄段是我主要带的,发现06、07的竞争力已明显提升了,很多球队之间打得很激烈,但2009年龄段的孩子上来之后,确实给人的感觉特别好,他们的技术、基本功,还有其他各个方面,都特别好,特别让人羡慕。我并不负责我们的U11队,但因为我们俱乐部的教练轮派制度,我也去带过他们的训练,他们带给我的感觉是非常好的。”胡兆军表示。

  为什么2009年龄段的孩子给了圈内人惊喜呢?崔红宇和胡兆军都告诉记者:“主要是踢球的孩子多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发布到现在5年多的时间,中国青训其实就是在这个时候真正开始起步的。2009年龄段的孩子,在2015年和2016年的时候,正好是读一年级或者二年级,刚开始学踢球,所以,他们这一批踢球的孩子人口基数增大了,那么相应的,选材面就更宽了,在这种情况下,选择出来的孩子,自然就更好。”胡兆军更是表示:“组建2001年龄段国青队的时候,我们把全国所有的球员数了一遍,也就几百人,2009年龄段的孩子没数过,但肯定远超这个数。”

  目前,仅仅在星辉青训学院踢球、试训的U11年龄段的队员(含随后年龄段的队员),就达到了43人。梅州客家同样是从2009、2010年龄段开始发力,2009年龄段、2010年龄段都是分别组队的。这两家都还只是青训新生力量,星辉青训学院在2017年才成立,梅州客家也是在2017年才开始真正投入青训。更何况,鲁能、绿城、恒大、富力、申花、华夏、亚泰等这些一直重视青训的职业俱乐部,包括一些非职业梯队的青训机构,他们都招揽了众多的2009年龄段的球员。

  胡兆军告诉记者:“其实普及和青训是两个概念,有区别也有联系。现在各个学校开始普及足球,虽然普及不能直接生产职业球员,但是这种普及,可以让青训从中选择更好的苗子,否则孩子不踢球,你再有眼光也发现不了。”

  胡兆军就有自己的训练营,他的超白金队友曲波也有自己的训练营,他们都是和当地学校合作,和一所或多所学校合作,而在青岛,像青岛鲲鹏、青岛中能、青岛黄海都在全面和学校合作开展普及和青训:他们会帮助学校组建校队,而优秀的孩子则会集中时行精英培训,在周六、周日训练和比赛。

  由此可见,2009年龄段的孩子突然“提高了一档次”,并不仅仅是中国足球人的美好愿望,而是有着坚定的现实教育基础和社会基础。

  那么,就未来而言,2009年龄段这一批的成长将会受到怎样的困扰呢?

  其实,单单就青训而言,一旦进入到鲁能、恒大、绿城、富力、申花、华夏、亚泰等这类职业梯队序列,或者进入到类似于星辉青训学院这种专职青训俱乐部体系,他们将会得到更优秀、更专业的培养。当然,目前不少梯队教练承受着成绩的压力,所以自然免不了功利思想,但这其实不是大问题。

  真正的问题仍旧是两点:

  其一,必须尽快提升高质量比赛的场次,否则,再好的苗子如果没有高质量比赛的锤炼,成材率也不会高,而且水平很容易踏步不前。鲁能1985年龄段和1993年龄段都很强大,但为什么1985/1987年龄段成材率更高,而1993年龄段成材率不高,且现有的球员大都存在阅读比赛能力不足的问题呢?很简单,鲁能85/87一代的周海滨、王永珀、崔鹏这一批是和鲁能外的冯潇霆、郜林、蒿俊闵、于汉超他们这批打比赛的,而93一代却是打遍U系列联赛无敌手,直到后来才遇到了绿城的挑战,但绿城系的93一代也是在日后的职业联赛中才逐渐成熟的。

  其二,必须保持俱乐部的青训积极性,否则俱乐部不搞青训了,中国足球青训就会陷入大麻烦。目前,俱乐部经营困难众所周知,限薪政策也会对俱乐部的青训产生影响。中国足协虽然提出了2023年中超9级精英梯队和中甲7支精英梯队的概念,但俱乐部是否滥竽充数就很难说了,所以中国足协有必要通过特别举措,把此前无处安放的“引援调节费”反哺到青训中,比如在赛事安排方面,给俱乐部降低负担。

  中国足协在刚刚发布的《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进一步推进足球改革发展的若干措施》中提出:实施优秀青少年球员海外孵化计划,每年选拔一定数量优秀青少年球员到足球发达国家进行训练和比赛。

  像以前的葡萄牙留洋计划、西班牙留洋计划,肯定是不够的,对于中国足协来说,从现在开始组建U13、U14、U15国家集训队,每个年龄段组建不低于两支球队,在冬、夏两个时间段集训并定期到发达国家比赛,为期21天到1个月,每次至少安排不低于6场高质量比赛,这是保证他们竞技水平稳定、提升的必要手段。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