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尔夫收藏与历史报道之61 上海高尔夫俱乐部(I)

高尔夫收藏与历史报道之61 上海高尔夫俱乐部(I)
2020年12月22日 09:30 新浪高尔夫
上海跑马场高尔夫俱乐部上海跑马场高尔夫俱乐部

  文/邢文军,迈斯特(Christoph Meister)

  迈斯特先生是德国胡桃木高尔夫协会队长、高尔夫计分卡收藏家和历史学家,他的母亲1916年8月11日出生于北京,快50岁的时候爱上了高尔夫。为了纪念母亲,迈斯特多年来对中国的高尔夫历史作了比较系统的研究。迈斯特以外文资料为基础,探讨了高尔夫运动在1950年之前的近80年间,在中国高尔夫的发展历史,并将英文初稿发送给我。笔者对迈斯特的初稿作了审核,并在此基础上,通过中文和英文历史资料,作了进一步的分析和研究,研究结果将以我们两人的共同名义分期发表。

  有关高尔夫运动的起源,一些学者认为,中国的捶丸是高尔夫运动的鼻祖,苏格兰的现代高尔夫运动源自中国的捶丸。捶丸的著述很多,20世纪以来一些中外学者也发表了相关的研究和论文。起源于宋朝的捶丸,迄今已经有一千多年。这一宫廷游戏在球具和规则等方面,和现代高尔夫球十分相似。但是,作为一种使用棍棒击球的游戏,捶丸和历史上其他棍棒击球游戏一样,只能说是和现代高尔夫有相似之处。目前尚无足够的证据证明,捶丸和我们今天依然在积极参与的现代高尔夫运动,有任何直接的联系。因此,我们的研究不准备涉及或讨论捶丸,而是集中论述从19世纪末期到20世纪中期,源自苏格兰的现代高尔夫运动,在中国的发展历史。

  迈斯特和我希望能够以我们粗浅的研究,抛砖引玉,引起同样对中国高尔夫发展历史感兴趣的学者和球友的兴趣,和我们共享他们所掌握的历史素材,回顾、重述和弘扬现代高尔夫运动在中国的历史发展和文化。--编者

  在有关汉口高尔夫俱乐部的三篇文章中已经指出,来自苏格兰卡奴斯蒂的业余零差点高尔夫球手詹姆斯·菲利尔(James Ferrier),是将现代高尔夫运动引入中国的关键人物。菲利尔19世纪60年代来到中国,作为一名轮机工程师加入了位于上海的中国商人轮船航海公司(China Merchants Steam Navigation Company)。1870年,他和几位苏格兰的朋友在汉口的一块空地上,开发了只有一两个洞的原始高尔夫球场,又在1878年发起成立了中国的第一个高尔夫俱乐部-汉口高尔夫俱乐部。菲利尔之后移居上海,成为1894年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的发起人之一,并亲自参与和促进了汉口和上海高尔夫俱乐部之间的联系和交流。

  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的成立虽然晚于汉口和香港,但作为鸦片战争之后中国被迫对外开放的最大口岸,上海成为英国和其他列强优选和最大的租界城市,是西方各国在中国传教、经商、办学、行医、开工厂的首选。因此,作为侨民的一项户外运动,高尔夫球场和运动在上海的发展,远远超出汉口、香港或中国任何一个其他开放口岸。

  自1894年上海高尔夫俱乐部成立之后,上海先后建设了跑马场、虹口、江湾、虹桥、泗泾桥、标准石油公司等高尔夫球场,并注册成立了上海高尔夫俱乐部、上海青少年高尔夫俱乐部、上海女子高尔夫俱乐部、虹口高尔夫俱乐部、虹桥高尔夫俱乐部、泗泾桥高尔夫俱乐部、江湾乡村俱乐部等团体。本文将分几期分别进行介绍。

  1870年初,上海侨民已经在跑马场中央的简易球场开始打高尔夫。前文已经指出,汉口高尔夫俱乐部的创始人菲利尔早在1871年就在跑马场打球。根据1998年11月21日《北华捷报》第961页的报道,当月5号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开始了冬季差点比赛,老年球手的比赛冠军再次由“老兵”詹姆斯·菲利尔获得,两轮得分分别为40和46,总杆86。菲利尔当时已经升任俱乐部主任,他主持了上海游乐园新建的亭台球会会所对外正式开放的仪式,并代表俱乐部赠送给韦尔奇小姐一对金锁和钥匙,以表彰她为建设新亭台会所所做的工作。韦尔奇的父亲J。 韦尔奇(Welch)在致辞中说:俱乐部虽然仅仅成立于四年前 ,“但是我们大家不要忘记,你们杰出的主任早在1871年,就和几位朋友在这块地皮上打皇家古老游戏。今天他依然在精心享受这一游戏,像往常一样争夺这一游戏的最高荣誉”。

  上海高尔夫俱乐部成立之前,曾经和香港皇家高尔夫俱乐部安排过友谊比赛。1891年9月11日《北华捷报》第339页有消息报道,香港板球协会会员已经启程到访上海,周六将到达,其中两名会员提出要和上海打一场高尔夫挑战赛。一周后的9月18日出版的《北华捷报》接着报道说,上海为了迎接香港的挑战,邀请所有球手开始练习,上海参赛的两名应战球手尚未选出。

  此时跑马场的高尔夫球场依然属于非正式球场,租界地的居民提出应该在跑马场建设一个公园,以便让更多的侨民可以利用公园散步或进行各种体育娱乐活动。1893年6月2日的《北华捷报》第806页,刊登了一位读者来信,提请上海市政官员考虑建设一个公园,并建议建设一个正式高尔夫球场:        “上海应该建设一个公共区域,以便让所有的居民可以参加各类体育运动和各种游戏。在英伦群岛,不论老少男女,所有的人到处都可以打高尔夫球。高尔夫在印度和所有的殖民地已经成为一种流行游戏。即便在法国南部,约翰·布尔(John Bull)已经引进了他的高尔夫球杆和球。但是在上海,虽然半数以上的居民是苏格兰人,但是却找不到一个他们可以享受这一辉煌国民运动的地方。我们迫切的需要开辟一个草坪绿地,一座公园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到1893年末,跑马场建立了一个6洞的高尔夫球场。

  1894年1月10日星期三晚上,18名高尔夫爱好者在上海俱乐部开会,由上海骡马市场主席布罗迪。A。克拉克(Brodie A。 Clarke)主持。会议一致同意发起成立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北华捷报》在1月12日刊第36页报道了这一消息:“与会者希望能够集资收购跑马场内的六洞球场,预计上海骡马市场和娱乐基金会都会支持。会议选举了俱乐部筹备委员会,成员包括E.F。 阿尔弗雷德(Alfred)、韦德·加登纳(Wade Gard’ner)、E.A。 阿伯斯诺特(Arbuthnot)、詹姆斯·菲利尔(James Ferrier)和B.A。 克拉克。A.G。 罗万德(Rowand)当选为荣誉司库,R。卡尔(Carr)当选为荣誉秘书长”。

《北华捷报》1893年1月12日刊《北华捷报》1893年1月12日刊

  据《北华捷报》1894年3月16日刊第392页报道,1894年3月15日晚,在上海俱乐部内召开了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第一次全会,由克拉克主持。会议通过了俱乐部的规则,部分规则根据球场的实际作了修改。会议决定高尔夫俱乐部的人数将限制在75人,当月31日之前入会的会员费为每人5银元,31日之后入会者会费为10元。克拉克董事长在会上说,目前俱乐部已经有72名会员,预计当年所需整修果岭和其他工作的费用将为750元。会议感谢汉口高尔夫俱乐部决定租给上海俱乐部球具,同时,上海将会很快收到来自家乡定购的球具。

《北华捷报》1894年3月16日刊《北华捷报》1894年3月16日刊

  俱乐部成立之后,比赛活动日益增多。1894年12月初,俱乐部组织了第一次男女混合配对赛,19对夫妇报名参加。1895年1月3日,俱乐部新任荣誉秘书长H.J.H。特里普(Tripp)写信给《北华捷报》,报道了上海高尔夫俱乐部月初2号举办的第二场差点赛的新闻。特里普称,比赛比12月26日圣诞节后节礼日的首次差点赛更加成功。当天天气明朗,基本无风,共有24名会员参加了比赛。特里普写道:“这一皇家古老游戏现在已经在上海生根发芽,希望高尔夫运动越来越繁荣”。

  在1月11日出版的同一期《北华捷报》上还刊登了另一位署名“圣尼恩兰”(St。 Ninlan)的俱乐部会员12月29日的来信,信件抱怨《北华捷报》对于去年的节礼日举办的首次差点赛,只以一条极其简单消息一带而过。“上海高尔夫俱乐部成立已经一年,虽然俱乐部在此期间举办过数次活动,但节礼日的差点赛可以看作是庆祝俱乐部成立的首次比赛。29位球手参加了这次圣诞杯的比赛”;“由于球员差点数被密封,比赛者直到将计分卡交付之后,才能知道净杆的成绩和输赢。结果高尔夫老兵零差点的菲利尔先生以46和40、总杆86的成绩获得冠军。这是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的记录,需要多人的努力才可能打破。甘珀特(Ganpert)先生取得亚军,派克(Pike)先生第三名,里斯(Reith)先生第四名。圣诞杯的颁发受到苏格兰威士忌酒的洗礼,会员们以高尔夫球手的特殊风格喝的酩酊大醉,为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的成功干杯”。作者同时对上海市政委员会为跑马场球场的改进所做的工作表示感谢,也感谢了荣誉秘书长特里普先生,他为球场维护和改进做出了不知疲倦的贡献。

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球场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球场

  1895年2月11日举行的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年会上,选举了新的理事会,克拉克先生被选为俱乐部队长,年会决定将俱乐部会员人数扩大到100人。2月15日出版的《北华捷报》刊登了克拉克基于年会的官方报告。报告说,1894年俱乐部成立之后,跑马场的原6洞球场扩大成9洞,并于10月1日正式对外开放。“在市政委员会的支持下,球场状况大大改观,球员们认为,球场应该是远东最佳球场,9洞林克斯设有足够的障碍、沙坑、沟渠,深受资深球手喜爱,但对新手成为挑战”。

跑马场高尔夫球场近景跑马场高尔夫球场近景

  前文指出,上海高尔夫俱乐部成立后,在汉口高尔夫俱乐部发起人詹姆斯·菲利尔的努力下,上海和汉口两个俱乐部之间建立了密切友好的交往。1896年1月2日,上海高尔夫俱乐部举行了首届汉口杯挑战赛,吸引了42名球手报名参加,比赛结果两名球手以净杆82的成绩打平,将再次安排加洞赛决出汉口杯得主。菲利尔作为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的队长,在俱乐部1月27日举行的年会中致辞,感谢“汉口俱乐部会员们决定向我们慷慨地捐赠一个汉口挑战杯(Hankow Challenge Cup)”。当年2月,菲利尔回苏格兰休假,顺便代表汉口高尔夫俱乐部选择定制了银制的汉口杯(Hankow Cup),并代表汉口高尔夫俱乐部赠送给了新成立的上海高尔夫俱乐部。

  1897年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回赠给汉口高尔夫俱乐部一座中式银壶,作为上海挑战杯(Challenge Cup),奖杯成为汉口俱乐部的年度会员比赛奖品,历届冠军得主的名字刻在了奖杯的底座上。

  1898年1月28日的《北华捷报》第141页一条有关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的报道,回顾了当年汉口杯的比赛情况: “尽管一些会员在中国春节期间离开了上海,上周六的这场汉口杯年度比赛依然吸引了不少人参加,因为有可能出现连续三届赢得汉口杯差点赛的选手,赢家将有可能从队长韦德·加登纳(Wade Gardener)手中永久捧回这座奖杯。球场状态极佳,大家都期待着优秀成绩的出现。零差点“老兵”球手以84杆收官,看来有可能赢得奖杯,但他不敌知名汉口高尔夫球手E。莫洛伊(Molloy),莫洛伊以净杆80的球场记录,打败了菲利尔”。

跑马场高尔夫球场北端跑马场高尔夫球场北端

  本系列文章第59期中提到,1898年的一篇题为“中国的高尔夫”(Golf in China)一文,确立了汉口高尔夫俱乐部(Hankow Golf Club)于1878年正式注册成立的历史事实。该文作者为“一位来自卡奴斯蒂的老球手”,副标题为“上海球场”(The Shanghai Course)。作者在第一段介绍了位于上海跑马场中央的9洞高尔夫球场:

  “从上海黄埔江码头延马路(南京路)西行整一英里,会看到一处开阔之地,这是上海的一座名副其实的跑马场。跑马场除了用来检验中国赛马的能力之外,跑道中央设有各种各样的其他体育设施。跑马场赛道总长1.25英里,赛道中央有两个板球场,另外有马球、足球、曲棍球、网球、和棒球场,还有我们的高尔夫球场。很难设想,在这个有限的空间可以开展这么多不同的运动,但每项运动都有自己的季节,相互之间很少冲突。对于那些习惯于在家乡微风徐徐的林克斯老球场打球的人来说,在一个只有1.25英里的范围内打球可能很憋屈,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的球场没有18洞,但要想在这个9洞球场打平标准杆45杆并不容易。球场最长的洞283码,最短的163码。有三个洞必须使用铁杆以便跨过沟渠,越过高地。如果老家的球童在场,看到球手们在沙坑救球,结果或者剃头或者低铲,无法将球送上果岭的尴尬时刻,他们一定会送给你几句冷幽默”。

  上海高尔夫俱乐部早期的简况,在1908年出版的《20世纪中国香港、上海和其他条约口岸印象:历史、人民、商业、工业和资源》(Twentieth Century Impressions of Hongkong, Shanghai, and Other Treaty Ports of China: Their History, People, Commerce, Industries, and Resources)一书中有所叙述。这部由阿诺德·赖特(Arnold Wright)主编的书共800多页,对中国主要的开放口岸作了详细的介绍。在“上海”一节中有一段关于“高尔夫”的描述:“15年之前,上海并没有试图组织高尔夫俱乐部,当时有一些疯狂的苏格兰人,曾经在上海娱乐城西部的空旷土地上挥杆打球,直到1894年1月,一批热情人士才开始考虑建设正规的高尔夫林克斯球场”。

跑马场高尔夫球场第9洞果岭跑马场高尔夫球场第9洞果岭

  文章在回顾了1894年,18位热心人士在上海骡马市场董事会办公室首次聚会,决定成立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然后写道:“高尔夫俱乐部成立之后,在每个季节都组织男女混合四人赛和月历赛等活动。比赛设置了各种漂亮的奖杯:1895年汉口高尔夫俱乐部赠送了汉口挑战杯,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回赠了一个奖杯;已故菲利尔先生捐赠了菲利尔杯;亚历山大·坎博尔(Alexander Campbell)赠送了坎博尔奖盾。会员必须要连续两届或者总共三届赢得这些奖杯,才能够永久保存。自1901年起,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年度冠军赛设有一座挑战杯,得冠者不得永久保存,但可以获得一座小型复制品。历届冠军名单如下:A.J。维克斯(Wicks,1901),J。曼(Mann,1902),J.H.T。麦克默特里(McMurtire,1903),A.W。沃靳索(Walkinshaw,1904),J.H.T。麦克默特里(McMurtire,1905),A.W。沃靳索(Walkinshaw,1906), A.W。沃靳索(Walkinshaw,1907),G.M。 维洛克(Wheelock,1908)”。

《20世纪中国香港、上海和其他条约口岸印象:历史、人民、商业、工业和资源》《20世纪中国香港、上海和其他条约口岸印象:历史、人民、商业、工业和资源》

  1909年,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决定出资1,000银元,设立一座上海高尔夫奖杯(Shanghai Golf Cup),作为中国、香港和日本港口高尔夫俱乐部之间的比赛奖杯。比赛采取36洞,每队最多五名成员,选三名球员的最佳成绩确定输赢。如果打平,加赛18洞。首次比赛将于1910年4月举行,之后每年的比赛将在得冠球队的林克斯主场举办。组织者希望以此引入远东个人高尔夫锦标赛。1910年3月25日,上海和香港队进行了比赛,上海队轻易获胜。

  1911年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年度锦标赛赛在4月7日举办,“老兵”菲利尔的儿子,27岁的J.B。 菲利尔应战A.T。怀特(White ),在第27洞打败对手,赢得了冠军。J.B。菲利尔年初被选为上海青少年高尔夫俱乐部的队长,这是他第二次赢得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年度锦标赛,获得了银制的奖杯碗。这只奖杯碗目前由上海博物馆收藏。

上海高尔夫俱乐部1911年冠军奖杯上海高尔夫俱乐部1911年冠军奖杯

  自上海高尔夫俱乐部成立以来,会员们只能满足于在跑马场内的9洞球场打球和比赛。随着城北虹口娱乐场建成之际,一座9洞球场也随之建成,开始时曾经减缓了跑马场球场的压力,但是城北来自苏格兰的工程技术人员,组织成立了一个上海青少年高尔夫俱乐部,虹口球场成为了该俱乐部的主场,结果两个球场的拥堵状况依旧。1911年,上海国际娱乐俱乐部在江湾购买了一片土地,准备开辟一座新的赛马场。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立即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出面和国际娱乐俱乐部谈判,准备租用其土地,在赛马场内建设一座18洞高尔夫球场。当年8月10日,俱乐部召开会员大会,通过了租用新赛马场土地建设18洞球场的决议。江湾赛马场离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大约45分钟行程,一条新路建成开通之后,行程将进一步缩短,方便开车打球。(未完待续)

高尔夫历史收藏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